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千 金 的 博 客

 
 
 

日志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2015-12-19 16:54:43|  分类: 画与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网络      编辑整理:太阳山人
        长久以来,在东、西方之间存在着各种各样相互的想象。东方和西方,互为他者,互为镜像。怎么从西方看东方?又怎么从东方看西方?东西方作家怎么思考、如何对话?误解是否可能真的消除?

作为上海书展的重要品牌活动,2015年(第五届)上海国际文学周日前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揭幕。国际主论坛以“在东方”为主题,邀请中、美、
德、英、日、韩等国家的20多位作家、学者们进行了一场思想的交锋。主办方表示,之所以选择这个题目,是因为这是一个富有思索意味和时代特征的话题。


我可能真的不会用东方和西方这个词,我很同意阿克曼的说法,这个词现在真的用不上了。我通常在谈到差异的时候,我可能非常肯定误解,也非常肯定彼此那种错误的想象。我对错位总是非常感兴趣,如果今天西方人仍然觉得东方帝国是一个色情的帝国,我觉得有意思极了。


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也不了解西方,谁敢说我非常了解西方?这里面有一个角色很有意思,大家一再提到文学,我要告诉英国来的客人,我最近接受采访
被问到最早念的小说是什么?我想了很久,是我12岁全本念完的一本小说,是英国的《流浪儿》,民国时候翻译的,我哭得一塌糊涂,这是英国19世纪的一篇小
说,所以这本身就是非常错位的一件事情。


我们“文革”这代熟读俄罗斯文学,我自以为全世界我最了解的就是俄罗斯,如数家珍,我好像认识托尔斯泰所有的家里人。但是我去了之后我发现那不是我认识的苏联,也不是我认识的俄罗斯。我在英国看到的都是印度人,很少看过几个英国人。所以我们对世界的理解完全是错误的。


我经常问自己,我对自己了解吗?对亚洲,对东方了解吗?其实我不了解,我最近在做一个16集的视频,谈所谓世界的美术,做完我很惭愧,我里面只
有4集是谈到中国的,一个北宋,一个清朝,两个民国的。此外另外12集我谈的全部都是西方的,西方古希腊到文艺复兴到印象派,我了解远远多于我对中国的了
解。而我更惭愧的是,我非常喜欢波斯画,喜欢印度的画,喜欢日本的画,还有柬埔寨的艺术。可是中国人其实很少关心我们的亚洲邻居,我所知道的中国画家和中
国艺术家,很少很少有人谈起亚洲的艺术。


90年代我在纽约花了差不多九年的时间看了几千部中国的电视连续剧,慢慢了解变化中的中国,跟我走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可是很奇怪,我2000年
回来到现在,我看了大概也至少有一千集美剧和英剧,我才发现我根本不了解我住了18年的纽约,我从这些剧里面慢慢了解,原来美国人是这么回事。但是通过美
剧和英剧理解,又是一个误读,无穷无尽。


所以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我更想强调的是我对这种错位和不了解越来越有兴趣,这不光是东方和西方之间的问题,似乎是我们最亲密
之间的人的问题。比方说男人和女人,丈夫和妻子,兄弟和姐妹,孩子和爹妈,其实一辈子都不了解。有意思,所有悲剧所有快乐,所有最动人的,其实都来自这个
不了解,但又持续想要了解。当然还有恋爱的人之间,从来不了解,一切可笑的荒谬的都是源自不了解,但一切又想要了解。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东方人没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很了解西方 - 太阳山人 - 聚墨斋


陈丹青(画家、文艺评论家、作家),1953年生于上海,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家、作家、文艺评论家。
1970
年—1978年辗转赣南、苏北农村插队落户,其间自习绘画,是当时颇有名气的“知青画家”。1980年以《西藏组画》轰动中外艺术界,成为颠覆教化模式,
并向欧洲溯源的发轫,被公认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经典之作。绘画之余,出版文学著作十余部。陈丹青无论画风与文风,都具有一种优雅而朴素;睿智而率真的气
质,洋溢着独特的人格魅力。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