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千 金 的 博 客

 
 
 

日志

 
 

别太把抽象画当回事……(上·图文)   

2015-01-14 08:24:46|  分类: 画与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写前一篇介绍西方现代绘画流派的博文时,脑海里一直在回忆着自己认识那些流派的一些经历。


我是进大学建筑系,开始学习素描水彩时,才逐渐接触到西方现代画派的画作的。后来发现许多现代画派,越来越抛弃写实而走向抽象,于是很想一探究竟。然而自己从感到新鲜,不明就里,到努力从多方面去吸取知识,试图理解,结果发现所谓抽象画,是一片相当芜杂的田园,种植物良莠不齐。有些“果实”,吃到嘴里味道不错,更多的却苦涩难耐,逐渐觉得有些上当之感!。


尽管对抽象画因此而比较疏离,不过偶尔自己仍会尝试画些非写实的画,既是寄情也是练笔。比如下面这一幅,初看者都认为是画的天空和云彩,但又觉得形态、色彩各方面,与真实的天空并不是一回事。


别太把抽象画当回事(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及至我把它和另外三幅,构成组画,一起挂在家中餐厅的墙上,来客一看方明白,我表现的是春夏秋冬四季。这其实是一组实验水彩技巧所作的色彩构成抽象游戏之作,但既然绝大多数人都自己读出了画面想表达的意境,至少说明不画具体物象的画,也是有观赏价值的。当然,这四幅画,算不得绝对的抽象作品,因为毕竟透露着春季的桃红柳绿,秋季的霜叶枯黄……,比较容易理解。


别太把抽象画当回事(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后来我还用油画棒即兴画过另外一组《四季》,那是由线条和色彩构成的,更复杂和抽象混乱些,特别是其中每一幅都有黑色的出现,认同接受的人也就少一些。可见抽象作品越抽象、越剥离可察的具象元素,越自说自话,和者越寡。


那现在就来说说我最早认识现代画派和抽象画的经历吧,记得主要是通过两个途径:


第一条途径是课堂教学。我们的美术课,每小班分成两组,每组配一位辅导老师,不过每学期常有调整。老师们不少都是欧洲和日本的海归,各有所长,一个个接触下来,让我们受益匪浅。其中有一位,似乎一直在带我们这一组,影响更大些,他叫朱膺,是解放前国立艺专(现中国美术学院的前身)毕业的,他那班上出过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等名家。


我们入学的1956年,绘画基本上还在学苏联的热潮中。俄罗斯现实主义画派如列宾、列维坦、苏里科夫、谢罗夫……还有后来到中国讲学的马克西莫夫和他那批中央美院油画进修班的研究生的作品,基本上是我们的学习楷模。不过朱膺先生对西方现代画派尤其是印象派,却情有独钟,这可能和他当年的老师林风眠所爱有关,所以他在给我们介绍俄罗斯现实主义绘画作品的同时,还给做过多次以印象派为主的西方现代绘画幻灯讲座。我第一次领教了莫奈、梵高、德加、雷诺阿、高更……当然还有毕加索、马蒂斯等等人物和他们的作品。


第二条途径,是广泛的无特定目标的阅读。当时建筑系有个专业藏书颇丰的系资料室,有许多学校图书馆没有的(或者是分拨过来的)外文杂志和画册。我们每领受一个新的设计课题,总要先到那儿去找灵感。除了建筑杂志上的建筑,我在那儿也有意无意地翻阅到许多从未见过的西方现代绘画作品。那就不只是朱膺先生介绍的那些了,其中有好些都是莫名其妙的抽象画。


至今还留有深刻印象的是有一位华裔法国画家,一本书中几乎所有的作品,只有一个圆和像漆刷刷出来的一带变化万端的阔线,有些似乎还有宣纸渗化的痕迹,色彩只有红、赭、黑平涂的两三色。但各种简洁的构图,使我眼界大开,原来还有这样的名画!唯一的遗憾是当时资料室那位陈姓老管理员,非常瞧不起我们这批刚进建筑系的“毛头小子”,极看不惯我们外文程度很差却常常来乱翻外文书刊(因为外语是他的特长,如果向他请教外语,他会另眼相待),所以经常要设置重重障碍,即便让看了,也虎视眈眈梭巡盯着,让人心里极不舒畅。


那时专业基础课正在上《建筑初步》,那课程的老师罗维东教授,是西方现代建筑四大师之一的密斯·凡·德·罗的学生,他深得密斯真传,给我们烙下了以直线、方块、黑白、单纯……为美,厌恶一切传统装饰和繁琐纹样的烙印。当时刚批判过以梁思成为代表的复古主义,让我们认为现代派就是大方向,满脑子对所有现代艺术流派都痴迷不醒。尤其是学习了密斯的1929年巴塞罗那博览会德国馆,让我第一次懂得了,建筑与房间无关,建筑只是营造空间!房间是封闭的,而空间可以是流动的,会呈现步移景换的变化。这简直是醍醐灌顶,让我们对这样的空间理论崇拜得一塌糊涂。那展览馆,很小,不展出任何德国产品,就展出这个像小品一样的建筑自身。非常有意思的是,这个像是一座特殊的亭子的建筑,整个平面就是点线面的极简几何构成,像极了构成主义的画作!


 


别太把抽象画当回事(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密斯的巴塞罗那德国馆。细格网的两片是水池,粗线是墙,八个点是柱子,外轮廓整个是由右下侧八级台阶上去的平台,其中两处细线构成的矩形和方形,代表屋顶位置,其它都是露天的。


因此,绘画上康定斯基、蒙德里安等人那些与建筑构图关系似乎更密切些的几何抽象作品、红黄蓝白黑的线格作品、无主题只标编号的作品……,也使沉浸在“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审美境界的我,深感奥妙无穷。


别太把抽象画当回事(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是蒙德里安无数红黄蓝白黑格子作品中的一幅。后来此风格成为一种流行装饰符号,被广泛应用于从建筑到日常生活用品的各个领域。


别太把抽象画当回事(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康定斯基的一幅叫《构成8号》的几何图案构成作品。当年会觉得里面一定有许多奥妙,然而直至今天,也无法解读。


当时给我们安排的建筑初步课程设计作业中,就有抽象图形的构图练习,还有带一定实用美术性质的封面和海报设计。罗教授明显地对抽象构图的创意,表示出更多的赞许。可是大部分学生,连画面构图形式美的起码认识,都基本上是空白一片,做出来的东西,入不得他的法眼自然在情理之中。可惜他完全没有谆谆善诱的教学风范,提纲挈领三言两语,一切要靠自己领悟。可是学生的悟性和进取心差别太大,因此他的课,如果你努力,自己紧跟着课外去充实,会收获大大,如果你懈怠、听任夹生,就很可能一落千丈。我后来当老师了,是以他为反面之鉴的,尽可能启发程度低的,使不掉队太远。


那一次,我分到的题目是做一本叫“庭园”的书籍封面,几经修改,完成了一个自己还算满意的设计。满幅群青底,稀疏地散布点缀着两三爿一簇的淡蓝色竹叶,页额横写白色隶书“庭园”二字,其下,封面正中间精心地画了一个小小的八角漏窗图案,其中又用三四种色彩画上了假山和一角亭子。但是,最后发还下来,只得了个3分!有一位女同学,几乎是我创意的翻版,只是竹叶用金色,偷懒少画了我那扇漏窗,她倒得了4分。我顿时明白,我那多花几倍时间画上去的具象的漏窗风景,恰恰是画蛇添足“煞风景”的!那次有好些同学不及格,多数都吃了具象图案的亏,而得5分的只有一位。他是上海人,见多识广,就是画了一方抽象图案,像是彩色的七巧板拼图一般,也许是什么杂志上看来的,谁也看不懂是什么玩意儿,我也不觉得那生硬的几何拼图,有什么“庭园”味道,可老师喜欢!


后来,建筑设计课学到了密斯的名言:“Less is more(少即是多)”,终于恍然大悟,作为密斯高足的老师,欣赏的就是简单、抽象。所以我很后悔,没有在做那个《庭园》作业前,先看到那位法籍华裔画家精简到极致的抽象画作,否则,借鉴一下,说不定一个5分也可以拿到手,而且省事得多。不过后来抽象画作看得多了,也明白,简洁只是其中一路,画面复杂、琐碎、混沌一片的也多的是。


别太把抽象画当回事(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比如康定斯基的另一幅作品,风格就完全不同,不知所云的混乱,完全无从解读。


我们抽象画的启蒙者朱膺先生,后来吃了推崇并实践印象派绘画风格的大亏。文革初期,有一段“批黑画”的荒唐日子。他画的两幅油画作品,不幸被罗织进黑画之列。一幅本意是弘扬革命激情的,满幅红色作底,一个弹琵琶的青年乐者的侧影,也基本上被染成红色,部分轮廓有黄色高光和深红暗面,虽笔法粗放与红色背景模糊成一片,但还是看得出姿态狂放,披头散发,他想以此表现人物陶醉于革命歌曲旋律中的忘我境界。结果被红卫兵批判为发泄“红色的烦恼”,对红色江山充满仇恨!还有一幅大公鸡,我觉得不过是玩弄印象色彩,摆脱真实公鸡形象的游戏之作,他自述创作灵感是在农村劳动一天早晨起来,看到一只大公鸡在初阳下,羽毛色彩异常绚丽,于是变相用印象派的笔法来作夸张的表现。因此画得公鸡浑身羽毛斑斓,红黄蓝绿什么颜色都上去了。本来一只鸡倒也没啥可批的,可偏偏选的公鸡姿态是向着东边日出方向引颈高啼,本来也可以解释为东方红的,可红卫兵先定罪后求证,分析东边不是地图上的台湾吗?于是被批为典型黑画——那是呼唤蒋介石反攻大陆,迎接国民党的黎明啊!


可惜那两张“黑画”已不存,否则倒是可以拿出来看看当年的批判有多荒唐。不过后来我发现在同济100周年时为朱膺先生出的画册中,有一幅1944年他的老作品,应该是画的斗鸡场面,竟奇妙地融合着被批判的所谓“红色烦恼”和“鸡啼黎明”两种风格元素,原来他是“蓄谋已久”的!呵呵!


别太把抽象画当回事(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