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千 金 的 博 客

 
 
 

日志

 
 

引用 【转载】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2014-07-20 16:33:58|  分类: 油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庞茂琨 《难以醒来的早上》油画 150x140cm 2008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当代著名画家 庞茂琨

现为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 油画系主任

四川美术学院党委常委 副院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油画学会理事

重庆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编辑/雨浓

------------------------------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庞茂琨对传统及当代油画语言实验进行深入的剖析和研究,在教学与创作中努力实践与探索,努力建构富有民族精神的当代中国油画艺术体系,系统地整理了油画形式语言的发展脉络以及当代中国油画教学与创作的基本经验。

在庞茂琨眼中,可以看到他与社会的凝视。而当你凝视他的画,可以从你心中生出小提琴的优雅,钢琴的悲呛,萨克斯的悠扬。这是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昨日对庞茂琨作品的解读。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油画品出音乐旋律

---------------------------------------------------------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扭曲女人体隐喻商业社会的异化

----------------------------------------------------------------------

 

从彝族女性到城市女性,再到扭曲的女人体,在庞茂琨的作品中,女性占据了显著的位置。庞茂琨说:“受上世纪80年代何多苓、程丛林等人影响,自己新作作品对女性的关注延续至今。不过他强调,新作中的“女性”已非传统的男女性别,而已成为艺术象征。因为很多女性处在一个非常荒诞的场景中,而且总是在扭曲着自己的身体。

庞茂琨解读说:“我的转型作品都是一种对生命和生活的体验,这个世界很多东西都在被我们过度消费,也产生了很多扭曲的社会现象,那些扭曲着身体其实是我对这种感受的一种隐喻。”

庞茂琨长期磨炼于艺术教育实验场,并以精致的“后古典”风格引起业内同仁的高度关注。以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似的人体和面像,隐喻着人在今日文化中的某种状态,既亲切又含混、既真实又恍惚。画家把片断化和神圣感、感官化和精神性、情绪化和亲和力交织起来,用单纯的方式画出,既表达了艺术家深藏于心的人文主义温情,亦表达了他对当代人精神状态的体验,更表达了他对人的尊重爱惜以及由此产生的精神向往。用自己的感官去触及和寻觅着那些潜藏的精神自我,在对异物的获取和融合中去体验生命存在的悲苦与欢乐,但这些体验又都是转瞬即逝、不可把握的幻象,恍惚迷离中很难分清是苦痛或是喜悦,是当下或是永恒。 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庞茂琨本世纪初才开发出来的新作。它们是现实主义、超现实主义、构成主义以及由庞茂琨的技巧张空的一系列图画。图中无邪、迷茫、顺从的少女像有吸力的某一个极,把画面形形色色的物体连同观者的视线都引向遥远的虚空。庞茂琨的“虚拟时光”是架上艺术功能十分贴切的阐释。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不动声色的凝视

庞茂琨油画中的观看意识及其主体建构

---------------------------------------------------------

 

庞茂琨以一张彝族老人的肖像而获得社会激赏,这就是画于1983年的油画《苹果熟了》。随后几年,因为他一直在同类题材上创作,给人以强烈印象,以为庞茂琨在影响中国的乡土绘画的艺术运动中,引领着对边地民族的独特描绘。其实,人们很少关注,就在庞茂琨这张成名的作品中,已经显露了一种与众不同的观看意识:画中老人半蹲着,两只手举在眉梢,遮住过度刺眼的强烈阳光,平静地注目着远处。当年人们解读这一作品,无不对艺术家所选取的遮阳动作予以肯定,以为体现了一种对细节的把握。但是,当今天我们认真审视这一作品,对庞茂琨所描绘的动作进行深入思考时,一个涉及到艺术家的观看问题,才从作品中显现了出来:与其说艺术家在现实生活中注意到这样一个典型的细节,不如说他就是这样去观看的。我的意思是说,不是画中人遮阳这个动作给画家捕捉到,然后以如此传神的手法表现了出来,而是画家本人就是常常这样去关注世界的。庞茂琨不是那种喜欢热闹与张扬的人,他内敛,说话不多,两眼明亮有神,有一种收藏起来的尖锐,以至形成一种假象。我怀疑庞成琨在自我的想象当中,不时会举起一双隐形的手,遮住现实世界过度刺眼而喧嚣的光线,去探查人性的隐蔽思绪。我看他的作品,久了以后,突然有一天冒出了“不动声色”这样一个关键词。把这一关键词和凝视联结起来,就形成了一种立场,一种视觉方向,一种洞察人性的惯习。

不动声色不是无动于衷,恰恰相反,是体会日深了以后的一种重归静止的状态,就像那个彝族老人,遥望着远方,但却用双手遮着。表面上看是在档住刺眼的阳光,实际上是在把一种尖锐放在内心,而让凝视变得日常。

庞茂琨有一张女性油画肖像,叫《彩虹悄然当空》,画中一年轻女子蹲伏在大山之中,屈卷着身子,头埋在双臂中,眼睛却悄然上升,默默地注视着前方。我相信这幅作品对于庞琨琨来说,大概算不上是严格意义的创作。表面看来,庞茂琨仅仅想传达一种羞涩,一种内敛,一种隐藏起来的对外界的凝视。但正因为这样一种经意与不经意之间的状态,反而透露了艺术家的心迹,那种默然面对世界动荡的边缘。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红门内端坐的女子》,艺术家把所画对象置于房间之中,表面看是在描绘一种安静,但如果从观看的角度出发,我们就立时发现了一种独特的视角,画家的视角,他是站在门外往里看的,他画他所看到的,这个“看到的角度”,我称之为凝视,就是庞茂琨要表达的主题。他不是在画一个端坐在室内红色沙发上的安静女子,他是在画一种凝视方式。有相同旨趣的是另外两张显然画于同一时期的作品《室内悠趣》之二与之二,那种晃悠在室内的不经意,那种随时往外寻找的偶然性,突显了对凝视本身的凝视。

与《苹果熟了》不一样,与《彩虹悄然当空》更不一样,以室内女子为题材的作品,表现的是一种从外向内的关注,主题是在画外,而不是在画中。双手遮阳与头埋在双臂中,是一种由内向外的探寻,庞茂琨刻意隐藏这一探寻,好让画面产生一种令人意味深长的暧昧,并籍此传达出来。以室内女子为题材的作品表达的先是艺术家的感受,然后才是观者的感受,对艺术家感受的感受。检索庞茂琨这一时期的作品,我发现他画了不止一张,而是一批,已经形成了一个系列,估且称之为“室内系列”。如此频繁地就一个类似的主题做反复的探索,证明庞茂琨对于观看角度的迷恋。那是一种不由分说的凝视,一种透过封闭的墙对另一种空间的反省。我甚至怀疑庞茂琨着迷于那些没有画出来的部分,那些被遮掩的内容。他把视线局限在无法观看的边界,坚决阻挡视线的延伸,用以质疑观看的意义。这里显示了画家的一种发自本能的思考,一种无法排遣的怀疑。

 让我们注意一下《书桌上的灯光》这幅静物画。在我看来,这并不是静物画,而是人物画,有人在其中。画中书桌上的两面镜子就透露了艺术家的意图。镜像是凝视的结果,但又是被凝视的开始,镜像的意义在于其双重的凝视,是观看的对象,更是被观看的结果,并因此而证明视觉悖论的存在,成为文化批判的关键词。庞茂琨仔细而坚定地描绘了镜子的质感,用以突出镜中物像,但这镜中的像却又因为镜框的限定而显得残缺不全,让人无法准确辨认。恰恰是一特征,决定的画面所表达的意义具有多重性,从而成功地抹去了过于简单的一目了然。

《镜前》和《窗外晨光》是普通的女性肖像,画中人在照镜子,镜中形象是完整的,镜前人侧着身子认真地注视着自己,结果只把一个侧影留给了观者我们。在绘画中探讨这一类观看与被观看的关系倒是一个传统。17世纪委拉士贵兹的著名作品《宫娥》,按照福科的分析,就是通过形象对观看与被观看作一视觉说明,委拉士贵兹想象他面对着一面巨大的镜子,他正在描绘镜子中的物象,包括他自己,他的描绘对象,以及在旁边玩耍的宫娥和仆人。直到福科从观看政治的角度予以探讨之前,人们总是把委拉士贵兹的这幅作品看成是一幅普通意义的自画像,就像是在写日记一样,试图留下自己的工作状态。但是,在福科看来,这幅作品不是画家的自我纪录那么简单,画中一目了然的观看与被观看,代表着一种权力的凝视,不管是凝视者还是被凝视者,都无一例外地指向权力不变的层级关系。这一关系如此现实,以至于画家生活其间也觉得艰于呼吸。同样的凝视又出现在19世纪初法国古典主义画家大卫的《萨宾妇女呼吁和平》的巨幅作品上。人们关注的中心一般而言是画中张开双臂制止冲突与战争的那个健硕的女性,但人们的视线很快就被画家别有用心地画在下入的一个注视着观者的男孩所吸引。显然,画家正是通过这一凝视,把画中情景延伸到现实中去,从而使一幅表面看来是古典主义题材的绘画,转变成为为现实政治服务的宣传作品。

关键是凝视,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审视,一种自我反省,一种向外探求。有趣的是,在这凝视的目标下,庞茂琨着重表达的是一系列的女性。在他的大量作品中,女性占据了显著的位置,从早期描绘彝族女性到后期描绘城市女性,尽管对象的身份有了重大变化,但隐含其间的一种观望,一种凝视,一种反省,却一直主宰着艺术家的思维。我从来不认为庞茂琨可以简单归入中国的写实主义油画的风格中,我甚至认为,庞茂琨就其趣味方向与探求深度来说,和那种过度注意描绘的表面细节,尤其和那种美女风格毫无相同之处。的确,出现在庞茂琨作品的女性总是那么妖娆多姿,总是散发着一种迷人的光泽,但是,真正引发我们兴趣的,或者说,真正让庞茂琨笔下的女性具有意义的,表面看是一种无处不在的气质,一种让人一看就不想忘掉的品相,但内里却是一种思考,一种关于凝视,以及隐藏在这凝视背后的对立的思考,否则我们无法理解他去年在上海所创作的被鲁虹称之为《今日的神话》的系列,为什么具有那么大的奇异与诡诈。不能说庞茂琨突然迷上了电脑的流行图像,突然赶起了“时尚”,要在趣味上来一个颠覆。相反,骨子里庞茂琨并没有任何改变。呈现在他的这一批作品中的诡异,却丝毫也没有掩盖其中的与以往风格一脉相承的表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一种漠然伪装下的凝视。画中人显然是被观看的,但这只是初观赏庞茂琨这一批作品的初始印象。很少人意识到,我们,也说是徘徊在庞茂琨作品前的观者,才是被凝视的对象。被谁凝视?当然是画中人。画中人以一种被观看的方式在凝视着你,继而盯视着你,让你无所循逃。但是,再想深一点看,究竟是谁在凝视和盯视着你?其实,只有一个人在这样做做,那就是艺术家庞茂琨,他躲在精致的描绘后面,躲在写实的圈套里,躲在气质非凡的女性的双眸之中,正安静而不动声色地凝视着你,凝视着你所代表的一个世界,一个异我的世界,一个荒唐的世界,一个欢快到不知结局的世界。

  

著名油画家 庞茂琨[川美势力]艳惊岭南 - 石墨閣 - 石墨閣

 

 庞茂琨就这样,站着,不动声色,凝视着,盯视着你!

因为他不需要去动什么声色,他的凝视,继而盯视足以说明一切。。。。

 

庞茂琨,1963年生于重庆,1985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1988年获硕士学位,现为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油画系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油画学会会员。四川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四川美术学院教学委员会委员。

作品曾参加第六届全国美展、第二届中国油画展、1992年中国油画年展、1987年在纽约举办的中国当代油画展等。1999年第九届全国美展获铜奖,作品为海内外收藏家收藏。许多作品在台湾,香港,美国,德国,荷兰等地展出,深受好评并被一些美术馆及私人收藏。在国内外各种刊物上发表作品数百件次。代表作品有《苹果熟了》,《彩虹悄然当空》,《触模》等。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